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精彩超越金球奖影片 | 远足姐妹花14年从佐治亚走到缅因

阿帕拉契步道(Appalachian Trail),全长2200英里,几乎穿越美国整个东海岸,途径包括佐治亚在内的14个州。这个堪称世界上最长步道之一的阿帕拉契,是全世界徒步旅行家们的爱。然而真正走完全程的人,并不多。最近,有一对年逾八旬的双胞胎姐妹却携手走完了全程。当然,她们也几乎创下了连续步行穿越该步道的最慢纪录,整整14年!

话说,阿帕拉契步道是徒步旅行家的爱,每年大约有3百万人会前往阿帕拉契步道挑战。其中,约3000个人会试图一口气走完全程,但最后可能仅剩四分之一的人会成功地走完全程。

这可不是一般的国家公园步道。全长2200英里的阿帕拉契步道的最南端在佐治亚州(Georgia)的Springer Mountain,最北端则直通缅因州(Maine)的Mount Katahdin。要想走完全程,靠的不仅仅是体力还有人的意志力和坚持不懈的精神。

而走完了阿帕拉契步道,你也仿佛能说自己已经穿越了小半个美国了。因为,阿帕拉契步道穿越了14个州,几乎就是美国的东海岸线。

包括:Georgia佐治亚州, North Carolina北卡罗来纳州, Tennessee田纳西州, Virginia弗吉尼亚州, West Virginia西弗吉尼亚州, Maryland马里兰州, Pennsylvania宾夕法尼亚州, New Jersey新泽西州, New York纽约州, Connecticut康涅狄格州, Massachusetts马萨诸塞州, Vermont佛蒙特州, New Hampshire新罕布什尔州和Maine缅因州。


这样听起来充满战斗力和挑战性的步道,竟然遇到了两个高龄老人来挑战全程。相信在旅程之初,很少有人相信这两个小个子老太太能成功走完全程吧!但是,这两个双胞胎老太Elrose Couric和Sue Hollinger还真就走完了!虽然,她们整整用了14年的时间!而且,她们80岁了!

走完全程的秘诀是什么呢?

俩姐妹说了,那就是:设定目标,勇往直前。

她们约定,不管是住酒店或是在树林里睡觉,她们每晚都会喝上一杯Merlot红酒。

Hollinger说她们不会盲目地往前走,她们总会提前设定一个目标。

她们倒是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年轻些,一气走完全程。那样可以节省她们很多时间,可惜事与愿违啊!

怎么一走就是14年呢?

她们步行的方法很简单。她俩是分段走的,所以用的时间比较长,一般的登山者会用半年走完全程。

虽说老姐俩是分段走的全程,但真的一点儿都不比一口气走完简单。

老姐俩一路上不但要面对身体的挑战:肌肉酸痛、擦伤碰伤、骨折

还有自然的挑战:大黄蜂攻击、路遇野熊,还差点儿淹死;

更甚,还要躲过复杂的人性:和杀人犯擦肩而过。

如此多的经历,她们一起扛了下来。回看这段旅程,姐妹俩还是异口同声地说,很值得!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旅程。

因为分离过,才更愿意分分钟都在一起

走了这么多年,老姐俩都没别的家人吗?他们不担心吗?

其实,在她们漫长的人生中,老姐俩分离了足足有30年。

也就是老了老了,她们才有机会重聚在一起,一同度过这14年朝夕相处的日子。

那么,她们最初为何分离?因为她俩的丈夫关系不合,影响了姐俩的交往。

十几年前,她俩的丈夫在短短两年内相继去世。在那之后,成了寡妇的她俩就有了团聚的想法。

1995年,姐妹俩在Waynesville买了套房子。在那里住半年,然后天冷了就去佛罗里达州的Key Largo住半年。

曾经,在她们还貌美如花时,她俩都是护士。但嫁夫随夫后,两个人其实都没怎么工作过。

Couric的丈夫是名律师,生前住在弗吉尼亚州,他们没有孩子,只有两条狗,三只猫。

而Hollinger的丈夫则是名物理学家,生前住在华盛顿DC,他们有两个儿子,把两姐妹都当作他们的“妈妈”。

分离了30年,她们得有多少贴己话要倾诉啊,有多少人生故事要分享啊!她们多想能尽可能花时间在一起度过余下的人生啊!

虽说她俩之前都没怎么走过山路,但这样走一下也许真的是最好的陪伴。

九死一生的探险之旅

在她们60多岁的时候,她们就开始了走遍大烟山国家公园步道的计划。1998年时,她们走完了900英里的路。

硕大的徒步工程从那时才刚刚开始。姐妹俩爬过了北卡罗来纳州西部的超过6000英尺的最高峰,Mount Mitchell和Cold Mountain。

她们都是小个子,都是不到1米6的个子,体重也都不超过50公斤。但在山里,她们不怕苦不怕累,甚至能扛着链锯、枝剪、包裹、齿轮在山里干活。

她俩还曾负责义务管理阿帕拉契步道上名为雪鸟山区的5英里路段,比如清理断落的树枝、切割过于旺盛的草木、清理沟渠里的落叶等等。

除了维护山区步道,她们还想圆了她们儿时的梦想–走完阿帕拉契步道。

2002年,她俩在北卡罗来纳州时,才真正开始专注于爬山。

最开始,她俩有Haywood Hikers和CMC俱乐部会员跟着走。

由于是分段走,有时就在步道避雨棚或营地里睡一宿,有时她们会回家睡觉。

之后,她们走得离家越来越远了,所以她们不得不脱离大部队,把自己车留在登山入口,然后租辆车等在出口。

处处美景处处险境

快的时候,她们一天能走18英里,慢时只走7英里,大概平均一年走200英里。

在路上,姐妹俩也分工行事。

Hollinger管计划实施,而Couric则管交际沟通,她在路上见人就跟人家说话。当然她也没少出事。

缅因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地形最险恶,有时会让她们走得慢到一个小时一英里的速度。

在缅因州,Couric摔了一跤,不巧,肋骨砸到了她的登山杆上,造成一根肋骨骨折。

从马里兰州到弗吉尼亚,当她俩都快走完时,Couric又摔倒了,这回她的手指不幸骨折,打了石膏后,在病床上休息了6周。

即便是这样,她们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前行。

过小溪时,Couric拽不住绳子,结果掉进冰冷的小溪里,她奋力拖着自己的登山装备,从小溪里艰难地游到对岸。

她当时没法停下来,因为她的脚够不到底。她本想大步跨过去的,但她严重扭伤了肩膀,回家后就去医院做手术了。

当时那么险,要不是她坚持,她真的就会被水冲走,后果不堪设想。

在路上,老姐俩每天都会遇到十多个登山者,有时她俩和那些登山者会一起爬会儿山。

登山者们都有自己的绰号,老姐俩也不例外。她俩人称“远足姐妹花”。

但不是什么人都是和她俩一样的,所谓人不可貌相。

有一次,第一天她俩刚走到弗吉尼亚州,就和一个登山者一起登山。走了一段路,那个人就和她俩分道扬镳了。

第二天,又遇到一个登山者。这个登山者善意的提醒她俩,让她们不要和一个带着狗的男人搭讪,那个男人头一晚刚杀死了两个女人。

猜猜她俩第三天登山时见到了什么人?恰巧就是一个男人和一只狗。她俩立马决定:“今年不登山了!”

在缅因州,她俩和一个叫非常有名的登山老太“Inchworm”一起登山,但走着走着她俩就落下队了,“Inchworm”只有六十几岁,比她们俩年轻多了。

第二天,她俩看到很多警察、警车和警犬在大面积搜索一个人。居然被搜索的就是“Inchworm”,她失踪了。

3年后,“Inchworm”的尸体才在她的帐篷睡袋里被发现了,想想都让人后怕啊!

但是最令人恐惧的是遇到熊妈妈后,她俩试图用大吼来吓跑熊的那次,还有一次被一群黄蜂螫得够呛。

老姐俩的登山故事应该可以写成小说或编成电影了,这么多故事,这么惊险。

除了登山,姐妹俩每年都会在冬季修身养性,各种活动不断,比如在佛罗里达州散步,去健身房锻炼身体,还一起缝被子等。

在2016年7月份当她们走最后几英里时,她们全家人都汇集在一起和她俩一起走到了终点,一同庆祝这得来不易的胜利。

回首过去的14年,老姐俩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圆了自己儿时的梦想,走完了整个阿帕拉契步道。

除了她俩知道如何制定目标,如何朝着目标前进外,她们对大自然的热爱也是功不可没。

年逾八旬,还能完成这样的“大工程”,真是要给这老姐俩好好鼓鼓掌!

微信里 扫一扫
精彩超越金球奖影片 | 远足姐妹花14年从佐治亚走到缅因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由 commercialappeal 原文创作。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海外新闻小编

关注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即时收取美国亚特兰大市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亚城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