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国际教育集团

Featured Listing

编者引言:一百多年前,满清同治十年,在中国第一位赴美留学生容闳的鼎力争取之后,成立了“幼童出洋肄业局”,一批留着长辫子的孩子被送到美国,历时十年。为了这批孩子能够尽快融入当地社会,并且能健康快乐地生活,容闳把他们分别安置在背景良好的美国家庭。后来,这一幼童留学计划终因中美文化差异而至中断。但其幼童中的佼佼者,如工程师詹天佑,如清华(清华大学前身)校长唐国安,如北洋大学校长蔡绍基,则在中国近代文明史中留下抹不去的足迹。每当想到他们,人们不由得要以崇敬的心情想起他们在美国的导师容闳,这位幼童留洋的策划者。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今天的小留学生们当中,一定会出现更多的人才,“成为有国际视野的新型人才,服务于社会”。而我们献身于教育事业的人们,和他们的前辈楷模一样,又何尝不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呢!

金秋九月,对于很多中国的家庭和学生,又是一个踏上美国留学路的季节。

最近十年,中国在美留学生不仅数量保持持续增加,而且年龄结构也有了明显的变化。这就是人们常常在议论的话题:小留学生现象。不消说,小留学生的出现与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成正相关。小留学生因为年龄优势,学习语言得天独厚,能迅速掌握地道的美国英语。他们接受西方文化的心理障碍也很小,能较快地融入当地社会,这对于他们将来的学业和人生事业都有者不可估量的价值。但是,唯其因为“小”,这一现象带来的问题则在不断地考验着小留学生本人,也不断在敲打着家长们那颗脆弱的心。

金博士在亚特兰大当地创建的亚特兰大国际教育集团(AIEG),就是这么一个专门服务于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的组织。AIEG 的负责人金博士,曾经就读于国内名校中国科技大学,是Emory大学的博士后,可谓中美教育土壤共同培育的国际型人才。而她卓尔不群的教育理念也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到有必要介绍给广大留学生及其家庭,供他们在做抉择的时候参考,或有所裨益。

遵照“亚特兰大华人生活报”编辑部的安排,笔者于2016年9月23日下午来到AIEG,拜访了金博士,就中国留学生,特别是小留学生问题作了一次访谈。金博士是浙江人,说普通话的时候带着明显的吴侬软语。但她说话的语速很快,显然那些谈话内容早已经过深思熟虑,烂熟于心了。

下面是我们谈话的部分片段,虽非逐字记录,大意应该不差。

记者清野:  您觉得现在国内的希望留学的家庭和某些留学中介机构主要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金博士:华人留学的困难在于信息不对称。无论是想送孩子留学的家庭,还是中介机构,对中美教育理念的差别缺乏深刻的理解。你还记得吧,在国内的时候,老师总是表扬那些成绩好的学生,成绩不好的呢,就被忽略掉了。在这里就不一样,老师会认为每一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特点。老师会发现学生独特的闪光点,加以赞美。可以说,这是一种基于赞美的教育,而国内的教育,却吝啬赞美。在国内,学生的培养目标是比较整齐划一的,却忽视了学生个人的特点,兴趣。我遇到很多在美留学生,他们的智商很高,在实验室也很拼,但是心情却不畅快,常常抱怨。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做的事情不是他感兴趣的。你知道,一个人对一件事有兴趣的话,他会着迷,会不计报酬地拼命干而不知疲倦,更不会抱怨。这种人,迟早是会成功的。

记者清野:  兴趣这件事,与申请留学有关吗?

金博士:有关啊。从申请留学的那一天开始,留学机构就要帮助留学生考虑他将来的发展,为他量身定制一套长远的留学方案。因为我们的机构在美国当地,就能够提供一些比较准确的咨询。此外,留学生的家庭背景不同,个人的意愿也千差万别,这也是制定方案的考虑点。有的学生读了书是要回国发展的,有的则希望实现自己的美国梦。所以,留学机构或者家长,不能只管把学生送到美国来就完事,要看得长远一点。

记者清野:  十年前,我们那一批出来读书的,基本上都是从读研究生开始,现在读大学的,甚至读中学的小留学生数量增长很快。您对这个现象有何评价?

金博士:这个当然是见仁见智,主要是因人而异吧。当年出来的,一般需要争取奖学金,才能呆得下去。现在国内有经济实力的家庭多了,靠家庭资助的学生也就增多了,于是就产生了小留学生现象。小留学生会有他们特定的问题,生活、学习的能力都需要磨练,还需要持续的关注和帮助。所以,在帮助学生申请的时候,我们不仅要和家长探讨,还要interview学生,要看他们是不是双方都有积极性。并不只是学生选择我们,我们也要选择学生。

记者清野:  您刚才说到“持续的关注和帮助”,在这方面你们有一些什么具体的做法呢?

金博士:我们是希望把学生当做一个未来的人材来培养,这就一定是一个长期的、持续的关心过程了。特别是来读中学的年龄比较小的学生,我们从接机、安排住宿,到报名都是全程陪同的。我们与美国方面的寄宿家庭保持着长期联系,这些家庭都是经过筛选的,有良好的教育、职业背景。我们与学校方面也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如果学生有了什么问题和困难,我们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会知道、解决,而不是等到事情恶化到不可收拾才去介入。我相信,美国的学校和家庭,知道一直有人在关注着这些学生,他们对学生也会高看一眼。

记者请野:  是啊,作为一个女孩子,我当年留学在外,家里真是天天都在担心啊。

金博士:你看,这是我们给初到美国的学生准备的小包,里面有他最初几天需要的东西。

记者清野:  哇,真是太贴心了!我当年出国的第一周,吃了七天的方便面。那您会和这些孩子见面吗?

金博士:经常见面。逢年过节,我们都会组织留学生聚会。主要是让他们认识,保持联系,加强交流。通过我们的介绍,学生家长互相也是认识的,在来美国之前,已经聚会过好几次了。这一次从国内来的一批中学生,中途在韩国转机,时间比较长。你知道韩国机场有一个转机休息处,我们的男生表现得很绅士,主动把床位让给女生休息,自己到外面去溜达。

记者清野:  这些孩子真不错!您觉得哪一类学生不适合来美国留学?

金博士:(略作思考)嗯,我感到,那种不知道感恩的学生不适合留学。为了孩子留学,家长付出了很多,学生应该保持一颗感恩的心,并把这些化为人生的动力。当然,孩子的可塑性很大,人是会变化的。

记者清野:  对于留美学生,你们还有一些什么更长远的规划吗?

金博士:刚才说到我们与学校的联系,就包括我们与当地大学的人脉关系。这对于将来为学生介绍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记者清野:  我知道您本人也是亚特兰大州立大学的留学顾问。

金博士:为什么我特别强调寄宿家庭的背景呢?因为这样的家庭,也会为学生打开一些有价值的社交圈子,有助于将来的就业。不只是将来,对于有意愿而且条件足够的学生,从中学开始,我们就着手为他们办移民申请了。

记者清野:  中学生也可以办移民吗?主要指的是投资移民吗?

金博士:不一定。学生家庭的背景条件各有特点,移民的方式很多。

记者清野:  你们是从美国当地做起的,相对于中国国内来讲,你们当然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您的一些理念才有可能实现。你们在国内也有实体机构吗?

金博士:有的,(实体办事处)在浙江。但在全国其他地方,我们也有代理。现在是网络时代,天涯若比邻,要联系我们很容易的。其实,这一批招收来美的国内学生还是来自全国各地,并非限于浙江。我们当然也希望和国内的留学机构合作,取长补短,更好地服务于留学生和留学生家庭。我们能提供的服务从制定留学方案开始,但不仅限于申请学校。一定要有一个适合于学生,适合于家庭的长远的规划。然后我们会帮助、指导学生填写各种表格,申请签证(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签证通过率是100%),接机,送寄宿家庭,学校报到。直至长期的关注,帮助。希望他们能成为有国际视野的新型人才,服务于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