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洋老公(20)— 又见花开{终}

近两个月老公都没有去海军基地工作。我和女儿似乎习惯了家有男人的生活。昨天开车送老公到机场,女儿抱着daddy 的脖子不肯松手,哭得稀里哗啦。只是一周时间而已,却好像生离死别似的。我知道,其实在女儿幼弱的心里,害怕的不是离别,而是失去。。。。

晚上睡觉仍听见上床的女儿在小声的抽泣。每晚睡前daddy 都会给女儿读英语儿童书,陪着她直到睡着才关灯离开。

我假装没听见。拿起手机把闹钟设置打开。老公在家的日子是关闭状态的。每天早上都是老公负责照顾女儿起床上学。而我继续在被窝睡懒觉。但为了帮助女儿养成分床睡的勇气和习惯,目前我和老公每晚大多时候都不是同床共枕,不是我就是他会睡在女儿房间的下床。

睡前习惯性拿着ipad上一会儿网。今晚突然想重温琼瑶的纯美的爱情文字。于是搜到“一帘幽梦”。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少女时光。那时候对琼瑶的小说迷得近乎走火入魔。冲动的青春仿如一团欲欲攒动的火炎,哪怕一缕空穴来风,都可以点燃满怀情絮。爱情,在那个年纪的心里,是怎样的神秘怎样的圣洁怎样的祈盼。

闹钟响了。我彻夜没眠。起来第一件事带两只小狗去院子大小便。

树林里的野花树不知何时已悄无声息地开满了白色的花。就像依依不舍的冬季,临走时在春天的绿林里撒了一把雪花,零星地,洁白地披挂在树枝上。老公告诉我,这花树名字叫:dogwood. 这里几乎每家院子里,小镇上,公路边,随处可见。待深春将至,满城树梢却是披霜挂雪的景象,别致之极。

花 6
想起去年此时的一个早晨,闹钟响后老公没有第一时间喊女儿起床,而是俯身趴在我身上,脸埋在我耳朵枕边,哽咽着说:“亲爱的,我昨晚做梦了。我梦见我和我妈妈打电话,我告诉她我的中国妻子,我的中国女儿,还有我去过的中国生活。妈妈听了很高兴。” 我伸出手,用我纤细的双臂环抱着老公, 柔声问:“亲爱的,天堂有电话吗?”

待日映床楦,我才乱发蓬松走向卫浴室。拿起牙刷却瞥见玻璃窗外老公正站在花树下,他带狗狗在后院散步。我走近窗边,用牙刷柄敲了敲玻璃。老公看见了我,脸上绽放花般笑容。浅金色的阳光洒在洁花与笑面上,我怦然心动。
花14
洗刷完我没有象往常一样走向音乐室。而是去到老公办公室。

“亲爱的,和我一起到后院看 dogwood花吧。”

站在花树下,我对老公说:

“你知道吗?所有花的颜色里,我最爱白!”

老公笑着附和:

“是的。你不爱黄的{人},不爱黑的{人},你只爱白的{人},。”

说完向我挤眉弄眼。

初春和熙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碎散在洁白的花儿上。我和老公手拉手,相拥在蓝天白云花树下。
花16

想到这,我不禁抬头望向蓝天,自语: 不知道天堂是否也有花如洁美如霜?

女儿今早特别安静乖巧,不吵不闹不赖床,起来一直低着头不看我,不过我还是第一眼就看见了她那双红肿的眼,我仍然装没看见。把女儿送到校门口,女儿意外地没有和我挥手说再见,一脸神伤地转过小身影,自己默默地走向教室。

回到车上,我没有立刻开车。我在想女儿的小小的背影,想起我两曾相依而活没有男人的那段日子。。。。

同样的校门别离。当时才4岁的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就象一支无形的针,深深扎进了我的心脏,直到如今,仍会时不时地,一触即痛。

“妈妈,你要保证第一个来接我,你星期六要第一个来接我!你要第一个来接我!。。。。”女儿不管幼儿园老师的阻拦,冲出寄宿学校的大门,站在门口看着我要离开的身影,拼命的喊叫,泪水湿透了那张娇嫩的脸儿。

我回过身大声回应:“妈妈答应你,一定第一个来接你,你要乖乖的,听老师的话,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妈妈保证第一个来接你!早早地就来接你!”

老师出来拉女儿回校门里,女儿一步一回头,仍然不停的哭喊着相同的话。直到校门关闭,女儿小小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面,我终于无法控制,泪如雨倾。一直流着泪坐了一趟公巴三趟地铁,来回三小时才回到我和女儿两个人的小小的家。

晚上,华灯初上。餐厅里呼朋唤友,热闹喧哗。表演台上咖啡色的线帘幕在幽幽的鹅黄色的光映下,也形影相随。而台上的我,一身旗袍,长发及肩,犹自抚筝撩弦,轻吟浅奏琼瑶的“我有一帘幽梦,不知与谁能共?。。。。”

花13

中场休息的时候接到以前邻居好友的电话。

“你过得还好吗?”好友问。

“呵呵。我刚送女儿去寄宿幼儿园。”我问非所答。

“你。。。。你不要再等了。”好友电话里头吞吞吐吐:“我刚看见他了,拉着一个女的手,两人穿着拖鞋,手上拎着菜,正往你家。。。。他家走呢”

“哦。。。。呵呵”我依然轻笑:“我没有在等他。分开后我也在找,只是还没找到而已。”

我顿了顿,接着说:“就是还有件事想拜托你。我离开的时候本来是要拿走我做的十字绣。他不肯。我说你以后有女人了总不能还挂着我的十字绣吧?我记得他当时斩钉截铁地说以后不会再有女人了。”我又轻笑了一声:“呵呵。没想到这麽快,一个月不到。”

十分钟后,女友又打电话过来,气呼呼地说:“这种男人你离开对了!他开门见我,我啥话没说,他就当着那个女的面对我说你的坏话,我说我不管你们之间的事,我就是来帮她拿十字绣的。结果他说他都扔了,就把门给关上了。”

其实都在我意料之中。这个男人,还有谁比我更懂?!我犹豫片刻,拿起手机,按下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他的声音。
“喂”我也回了一句。

分开一个月不到,彼此熟悉的声音不是刻意想忘就能忘的了的。

“你这是干什麽?!”男人开始怒吼:“都分开了还缠着我干什麽?!告诉你我不怕你!别逼我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来,到时候你别后悔!!”

这些话,我知道是说给他身边的女人听的。天下所有分道扬镳的红尘伴侣,没有谁在分开后会对别人说是自己的错。

我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男人身旁女的一把抢过电话,娇柔做作地对着我说:“你好啊。我听我男人说过,你是弹古筝的.你很厉害,我没你厉害,你很强,我也没你强。但是,他就是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就不要再缠着他了,祝你以后能找到你的幸福哦”

“当然”我一字一句地说:“你和我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我嫌弃之物,你抢来当宝。”

有些人,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接着说:“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要回我的十字绣而已。我知道他肯定没扔。你不妨去问问小区的左邻右里,甚至楼下保安,看看他们如何评价我和你男人的。你以后若真想在这个小区能抬起头生活,最好劝他把十字绣拿去我朋友家里,并向我朋友赔礼道歉。另外,我也祝你幸福,请好生侍候我的前夫!”

这些十字绣,是我花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每一针每一线,都绣着我对美好爱情的向往。我相信,总有那样一个男人,总有那样一个家,在等待着我。

晚上下班回到一个人的家,独对暗夜深沉,惆怅难遣。于是上网在自己博客写了一句话:孤独与喧哗,台上与台下,一步之邀,两个世界。
花10

如今,我最喜欢的十字绣正挂在我的音乐室墙上。每每歇手抬头,触目之处,便是我绣的“执子之手”。老公第一次去中国的时候,就把我所有的十字绣带来美国的家,至此,也带来了我的爱情。

花20

琼瑶阿姨,原来有些爱情,是不必同床共枕非共一帘幽梦,不必相同背境非同声共语的。

亲爱的洋老公,让我们携手为伴,且行且珍惜。年年dogwood 花开,你我依然相拥在蓝天白云花树下,与在天父母共赏花如洁美如霜。

花1
—————-终——————

注:此文完稿于2016年dogwood 花开的3月。《嫁个洋老公》一路走来,感谢有你的陪伴和支持。我的纪事文结束了,但我的生活还在继续。朋友们,我们一起向幸福奔跑吧!

上集内容:嫁个洋老公(19)—洋亲戚kelly
下篇预告:嫁个洋老公专辑

微信里 扫一扫
嫁个洋老公(20)— 又见花开{终}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