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笔记 | 新奇有趣 色如玉版鲤鱼冻

离家千万里,久了,自然而然的乡愁就会涌上心头;能解乡愁的最有效方法,当然是留在舌尖上的故乡的味道。

月初,亚城钓友在送我鲥鱼的时候,附带送了一尾十来磅重的硕大鲤鱼。

网传大鲤鱼在美国的江河中泛滥成灾,我还一直感到纳闷,如此美味,为何得不到赏识?

燃鹅,在这里一年,江湖中却从来没见过活生生的大鲤鱼,超市里的冰镇鲤鱼又让我难以下手。

当这么一条大河鲤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相信了,相信亚城的江湖里是真有无数的鲤鱼。

“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

黄河鲤我是没尝过,但江南鲤倒是食过无数,从长江到赣江,从珠江到邕江,从乌江到龙江……

但记忆中的野生河鲤也就三五斤重,十多磅的倒是很少得见。

摆弄这么个大家伙还真有点费劲,光是刨鳞就费了老大功夫。

刚开始还满脑子的红烧鲤鱼,当刮下一大堆鱼鳞时,却有了故乡至今犹存的一道美味来。

鱼冻——儿时的最爱。

记得小时候在乡下,每次烧鱼,外婆的嘴里总是喃着:“得鱼莫欢喜,又去油盐又去米。”

那时候村里的沟河水塘从来不缺鱼,吃鱼并不是什么难事,一年四季,只有到了冬季我才会站在外婆身旁看她飞快地去除鱼鳞,满怀期待地看着她做那一道只有在冬季才能吃上的美味——鱼冻。因为要想烧制的鱼汤成“冻”,必须具备低温的条件,天冷汤汁才能凝固。

那时候哪里听说过冰箱,因此,要想成就鱼冻,只能等到寒冬季节。

那时候外婆会把鱼鳞和鱼头鱼尾一起熬成一锅汤,然后放置一夜,第二天中午才有一盆晶莹剔透的鱼冻摆上餐桌,这道菜百吃不厌。

这一回,我也没舍得把这些厚实大片的鲤鱼鳞弃之不顾,将它们与鱼鳍鱼尾放在一起,加上一大锅清水,慢火熬制。

待到锅中的鱼鳞片卷曲如花时,加入食盐、料酒、姜丝,继续熬制约三十分钟,直到汤水泛白。

将汤水盛入玻璃盆和汤碗中,等待冷却。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家家都有冰箱,不用等到天寒地冻的冬季,把冷却的鱼汤罩上保鲜膜,然后放入冰箱。

经过一夜的冷藏,鱼鳞汤就成了这般模样,浑如老玉般晶莹。

切成块,此时已是口舌生津。

撒上葱段,卖相十足。

重口味的,还可以煮一锅红油浇上,要花椒红油那种。

我不太受得了麻辣,所以另外油爆蒜米干辣椒,拌入切成块状的鲤鱼冻中,那滋味恰恰就是儿时的味道。

鱼冻的制作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实际上就是用鱼鳞、鱼骨、鱼头熬制的一锅汤汁,经过冷却凝固而成。

它就是那么简单地一解我的乡愁。

你要不要也试试?

 

 

 

 

微信里 扫一扫
吃货笔记 | 新奇有趣 色如玉版鲤鱼冻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独家约稿、原创。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