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2015“搞笑诺贝尔奖”, 佐治亚理工华人教授榜上有名!

蜜蜂叮在阴茎上最疼吗?一个男人要生1171个孩子,他每天需要啪啪啪几次?始于1991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又来了!

搞笑诺贝尔奖模仿诺贝尔奖的形式每年颁发科学领域的一些“搞笑”发现,但很多发现看似搞笑,却也能发人深省。其评委中有很多是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也有搞笑诺奖的得主后来成为了真正的诺奖获得者。比如,哈佛大学的物理学家罗伊·格劳伯一直负责打扫典礼结束后的现场,他于2005年获得真正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颁奖典礼有一项规定:演讲不得超过60秒。下面,就用最短的篇幅,来回顾一下今年各项获奖研究的脑洞,究竟如何“乍一看好笑,后引人深思”。保证各位看官用60秒就能了解每项研究的主旨。

1、物理学奖:哺乳动物不论个头大小,尿尿都是21秒

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机械系教授David Hu(胡立德) 领导的研究小组, 博士生Patricia Yang和同事:

几乎所有哺乳动物都可以在21秒之内(误差不超过13秒)完成排尿。

高速摄像机记录:不同体型大小的动物,尿尿时间一样

倒空小瓶矿泉水比大瓶速度快,可为什么大家的排尿时间都一样?研究解释称,尿道的长度可以调节排尿速度。在动物的进化过程中,大型动物的尿道变长,帮助他们很快排尿,从而避免在排尿过程中被其他动物攻击。

如果排尿时间过长,有可能是前列腺肿瘤的征兆。因为肿瘤压迫尿道,减缓了尿的流速。这个研究对其他设计也有帮助,比如饮水背包和消防车的设计都以它作为参照。

2、化学奖:把煮熟的鸡蛋变回生鸡蛋

西澳大利亚大学的Callum Ormonde和同事:

一套能更快更好地促进聚沉重组蛋白在体外发生再折叠的技术。

这一技术实际是让变性失活、结构乱掉的蛋白质恢复活性,重新折叠成正常的结构。让熟鸡蛋变生仅仅是一个比喻。生鸡蛋煮熟之后之所以会变成那副样子,是因为它里头的蛋白质受热变性失去活性,从而变硬结块。

不过,让熟鸡蛋变生也有人做过。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研究人员,确实用一颗鸡蛋演示了整个过程,他们将一个在90度的水中煮过20分钟的鸡蛋成功还原。这项技术有望用于治疗癌症,而且很快会投入市场。癌症治疗技术中有一种是用实验室制成的抗体附着在癌细胞的蛋白质上,这样免疫系统就能摧毁这些癌细胞。在实验室制作抗体蛋白相当耗时且费用昂贵。这项技术可以大大减少制作抗体蛋白的时间和成本。另外,工业奶酪的制造者、农民以及其他使用重组蛋白质的人,也可以因此获取更高利润。

3、文学奖:为啥全世界人民都说“啥”(huh?)

荷兰Max Planck语言心理学学院的Mark Dingemanse和同事:

“啥”是世界的语言所共享的;它是一个需要经过学习才会出现在人类沟通过程中的词汇。

研究者取样比较了不同语系的31种语言,发现各种语言中皆存在功能与声响与英语中的”Huh ?”(类似我们所说的“啥?”)几乎完全相同的一个疑问词。

当我们不知怎么恰当地响应别人的话语时,便需要快速地向交流对象发出信号。关于这样一种“信号”功能,在各个语言中都有需求,并且各自依此需求发展出简短又能快速发出的疑问词。不同的语言在相同的环境压力下趋同演化了,以致各种语言的“啥”会那么的相像。

4、管理学奖:小时候大难不死,长大了更爱作死?

新加坡管理大学Gennaro Bernile和同事:

童年经历过自然灾害,但没有留下心理阴影的CEO更愿意承担风险。

各位家长切勿自行在家中尝试……

研究调查了1992年到2012年间曾供职于标普1500公司的1711位CEO,衡量出他们的童年受灾悲惨程度和风险偏好程度。

研究人员发现,经历过真正的超级大灾的CEO,会变得谨慎;但是只经历了中等程度天灾的CEO,反而会变得更为大胆。童年受灾经历对杠杆率(用自己的钱借来了多少别人的钱,也就是“撬动”资金的倍数)的影响程度堪比小时候经历过大萧条。

自然灾害对CEO现金持有水平、股价波动率和收购行为的影响也很相似:经历过中等程度天灾的CEO现金持有量最低、股价波动率最大、收购行为最多,而经历过高死亡率大灾的CEO在这三项指标上都偏向保守。

5、医学奖:长时间接吻的好处 用来抓色狼!

日本Kimata Hajime诊所的Hajime Kimata和斯洛伐克夸美纽斯大学Jaroslava Durdiaková及同事:

长时间接吻和其它亲密行为的生物医学影响。

现场情侣开始虐狗接吻

非常暴力的接吻,很有可能在对方口中留下一些自己的DNA,但是这些DNA非常微量,存留时间可能不到1分钟。不过现在通过一种叫做DYS qPCR的技术,在深吻之后1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段内,大部分志愿者的唾液样品中均检测出了男性特异性DNA。

当然,一个小时对于案件调查实践来说还是太短了,而且研究中检测出的DNA片段只能表明对方是男性,还做不到身份识别的地步。不过,研究人员很有信心地表示,这两个问题正是他们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6、经济学奖:为不受贿的警察颁发奖金 能反腐?

曼谷警方(曼谷警方负责人并没有来领奖):

如果警察拒绝违法者的贿赂,就给他们发奖金。

据路透社2014年的报道,有两名警察因为拒绝了3美元的贿赂,而被授予了10000泰铢(合310美元)的奖励。

这个道理就是高薪养廉,果然经济学奖是最没有含金量的么?

有研究认为,当人们感觉自己没有得到合适的收入时,他们犯罪时的道德成本会降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1年的一项实证研究则表明,在发展中国家,公务员工资的高低确实会影响他们去“赚点外快”的动机。如果他们的合法收入过低,雇员就会迫于压力去寻找一些法外收入。而提高公务员的工资待遇可以有效地较低腐败事件的发生几率。

7、生物学奖:怎样让鸡像恐龙一样走 装上假尾巴

智利大学的Bruno Grossi和同事:

把重重的棍子插入鸡屁股,鸡走起来的样子极像恐龙。

兽足类恐龙和现代鸟类有关系,所以一些研究者想用鸡来搞清楚这些恐龙是如何行走的。重心位置的逐渐改变会导致更为倾向蹲伏式后肢行走的姿势。

三组实验用鸡,其中,实验组鸡的重心被从CCOM处调整到了ECOM处。

实验人员养了一些鸡,并将它们分为几组:一组(实验组、E)装上了类似尾巴、将它们的重心向后移动的配重;一组(重量对照组、CW)作为对照,将配重加在了重心的正上方,当然还有一组(对照组、C)没有受到任何“残忍”的对待。

经过12周的训练后,实验组与另外两组的姿态产生了显著的区别,在静止站立时,实验组蹲得更深,而重量对照组与对照组之间没有任何区别。而在行走时,实验组与其他组的差别更显著,尤其是股骨的运动幅度显著增大。

最关键的是,实验组开始用屁股走路了!实际上,现生动物中,除了鸟类之外,不论是哺乳动物还是鳄鱼都是用屁股发力来行走的,此前根据化石依据的分析表明双足行走的恐龙理论上也应如此。

8、数学奖:1个男人能生出888个孩子吗?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Elisabeth Oberzaucher和Karl Grammer:

对于历史上嗜血的摩洛哥封建王朝皇帝穆莱·伊斯梅尔,通过数学方法理解他是否真的以及如何在1697到1727年期间生育了888个孩子。

摩洛哥苏丹伊斯梅尔的画像。

他们利用计算机模拟证明,真有可能全都是他亲生的!

根据吉尼斯世界记录,伊斯梅尔有888个孩子,是历史上能够证实的子女最多的人。而据一位经常前往摩洛哥的法国外交官记载,这位摩洛哥苏丹在1704年时,就已经和他的4位妻子和500多个小妾生了1171个孩子。那一年,伊斯梅尔57岁,即位32年。

计算机模拟表明,要在32年的时间里生出1171个孩子,伊斯梅尔平均只需要每天啪啪啪0.83到1.43次。只需要65到110名女性,就能生出这么多孩子。

顺便说一下,这个伊斯梅尔到底有多嗜血。任何通奸行为,都会受到伊斯梅尔的严厉惩罚。被怀疑不忠于他的女子,要么被他亲手掐死,要么会被割去双乳,拔光牙齿。任何胆敢多看他妻妾们一眼的男人,都会被处以极刑。在长达55年的统治期间,有人统计伊斯梅尔一共处死过3万人,这还没有算上战争中的死伤。

9、生理学和昆虫学奖:被蜜蜂蛰哪比较疼?

美国西南生物研究所的Justin Schmidt:

根据自己被150多种不同物种蛰伤的记录,建立了Schmidt叮咬疼痛指数,将人类被各种昆虫叮咬之后的疼痛分级。最疼的是食蛛鹰蜂和子弹蚁,听名字就吓人。

子弹蚁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Michael L. Smith:

安排蜜蜂叮咬自己25个身体部位,来确定叮哪里疼痛最小(头皮,脚趾种植尖和上臂),哪些部位最疼(鼻孔,上嘴唇和阴茎海绵体)。

“被蜜蜂蛰疼痛地图”。疼痛评分从1到10。最疼的部位分别是阴茎(7.3)、上嘴唇(8.7)和鼻孔(9.0)。

这个被150多种不同物种蛰伤过的男人Schmidt,在搞笑诺奖颁奖礼上演讲超时了,也依然逃不开甜普小姐的催促。

啥都不说了,两位真的猛士!

还是忍不住要说说Justin Schmidt遭遇的最疼的叮咬。食蛛鹰蜂能用超大号的蜘蛛喂养自己的小孩,可见其彪悍。它们造成的疼痛“就像有人把通着电的吹风机扔进了你正在洗泡泡浴的浴缸中”,要比子弹蚁咬的痛来得更猛,好在不太持久,2到5分钟之后就会减退。而子弹蚁“纯粹、强烈的剧痛,如焰火划过夜空”,则能够满血满魔地持续1到4个小时,并且在半天之后还有感觉。

10、诊断医学奖:阑尾炎患者开车会难受?

英国Stoke Mandeville医院的Diallah Karim和同事:

急性阑尾炎可以用病人在开车通过减速带时感受到的疼痛程度来精确诊断。

这源自外科医生圈内广为流传的笑话。不过事实确实如此。

在一项对101名患者的调查中,33-34名阑尾炎患者报告说开车经过减速带的时候他们感受到了疼痛。

通过减速带时没有感受到疼痛的患者很有可能没有阑尾炎。但是反过来,有疼痛感的病人也可能是由其他原因导致。

微信里 扫一扫
哈佛大学2015“搞笑诺贝尔奖”, 佐治亚理工华人教授榜上有名!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此篇因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无法注明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小娅认领(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确认后我们会在后续文章作出单独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转载请注明出处!

生活网 总编

关注北美生活网,即时收取北美海外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海外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