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涂鸦|佐治亚州海岸线监狱 探望张连德

老钱:探望张连德二

老钱:探望张连德二

8月4日,是张连德先生所在的海岸线监狱(Coastal Georgia Prison)的家庭日/Family Day。

每年两次。这一天,可以允许最亲近家庭成员,进入监狱牢房(而不仅仅是我在第一篇里所说的,牢房外的广庭大众的聚会),和服刑者在一起,度过白天的光阴,直到3点。而且还允许家属带食物进去。

张连德错过了一次。所以,张连德的太太和她的哥嫂,为了这一天就提前开始准备了。中国胃在美国监狱里,真是太受罪了。本来,张先生的手艺是非常好的,在家时,都是他每天烹调,好吃好喝地呵护照顾太太。他是多么想啊,好好尝尝久违了的中式饭菜啊。张太太的哥哥,也是厨艺极高,他们多么想好好地犒劳一下张连德啊。

老钱:探望张连德二
这就是张连德所在的Savannah海岸线佐治亚州监狱

可是,监狱有规定,带进去的食物必须是由饭店或任何商店制作的才行。而且,还要求必须是商业的透明的原包封装,还要有商业出品的标签封口。还要有正式的商业发票。

这也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想想看,我们看过多少文艺作品,和案例报道,数百年来,甚至上千年来,人们可以在夹带进监狱的食物中,大做文章。比如,夹带小工具,刀片,钢锉,毒药,毒品。。。甚至武器,甚至是避孕工具,甚至是授孕工具!古今往来,叹为观止,举不胜举,防不胜防,人类的智慧啊,无处不开花。

所以,我太太就帮助她去和王凡联系了。王凡一听就答应了,由她的一凡烹调艺术学校来制作。并且,王凡立刻慷慨地说,不用付钱,就是我对张连德的一点支持,一点心意。王凡女士精心制作了一共十大盒美味佳肴,再加饭(要知道,在美国监狱里也没有中国式米饭的),如下:

红烧肉,
栗子排骨,
酱鸭,
五香卤牛肉,
红烧三文鱼,
豆腐皮卷(素鸭),
芹菜香干肉丝,
西兰花炒大虾,
豆沙馅酥饼(点心)
肉夹馍。

王凡的店虽然不大,可是在我们亚特兰大社区,却是盛名了得。现在不仅仅是华人圈了,已经盛名远扬,受到了其他族裔朋友的喜爱。她的声誉是从作为家庭主妇,张罗家庭聚会开始的。美味可口,令人拍案叫好,广受推崇。朋友竭力撮弄她创业。要求她传播授艺,发扬光大。于是就形成了今天的一番气候,风味这边独好!她的业务是极其繁重的,既要教学,又要销售。所以,正常的业务,她每天只制作有限品种的菜肴。特别是这一天,他们正在准备为老美的一个活动准备食物,忙得不可开交。可是,为了让张连德,能尽可能地品尝,享受更多的品种,她根据张连德的喜好,特地加制了很多品种。王凡考虑非常精心,等待食物放凉了,再封装。她说,才出锅的食品很热,立刻封装,就会形成水汽,凝聚着包装材料上,在冰箱里就会结成冰了,就会给狱方检查来麻烦。王凡专门找来大号的透明外销盒子,每盒的菜量起码是正常量的一倍。再用漂亮的“一凡”外售代子,包装起来。王凡的先生,特地制作了正式发票,还是彩色的呢。

在菜肴的制备上,真是凝聚了王凡的正直和良知,勇敢和忠厚。王凡真心诚意地说,下次再来找我。张太太,既感激又感伤地说,太感谢了,希望没有下一次了。。。

8月4日,张太太和她的哥嫂5点钟就出发了,开车到Savannah,赶去州监狱探望了身陷囹圄的张连德先生。

在我的第一篇探监文章里,我提到这个监狱有十栋楼的牢房建筑。他们到了以后,才知道,就只有张先生所在那栋建筑,开放给家属进监探视。而在这一栋里,都是两人一间的“上宾”待遇。大约90人,共45室。他们基本都是有宗教信仰的。而这一天呢,在这一栋里,除了张先生,也还有近二十家探视的亲属。但是,就只有张太太,还带来了美食,这么多的大包小包!

此外,也有慈善机构,以当地一家饭店老板为主,为这次监狱的Family day准备了食物,他们也希望大家捐助。

我设想了这个检查是非常严格的,理化生医,一切手段都会用上,X光,试纸,探条,“深耕细作”地翻查。。。实际上,出乎我的意料,她们的食物非常顺利地通过了检查,都没有打开,从外面看看就放行了。

食物由狱警们提着,她们被带进了,还是我在第一篇里描述的那个活动大厅。中间布置的是舞台和观众座位。午餐的大圆桌,就排在顺墙的一侧。有家属来访的和家人一起坐在前排。其余的70来人,则坐在他们后面。依次进出,点名报到,起立,坐下,非常有序。

其实这一天的活动内容很丰富,10am开始。有inmates的文艺表演。他们中是人才济济,能歌善舞的,绘画,棋艺,猜谜,还有很多家属共同参与的节目和游戏,抢答,竞赛。。。因为张家清晨开车几百里赶来,路途比较远,找路还困难,所以她们到达的时候,节目已经进行了多半了。

节目过后才是午餐时间。

在众多犯人和家属远远的围视下,她们一家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坐下。其余就餐的人们,大家都远远地,好奇地注视着她们的动作,这么多的大包小包,会是什么。。。

她们,一样一样地把菜盒子拿出来。当她们把所有的盒子都打开,陈列出来后,周围的的人们,眼睛都发直了!虽然,他们也有家人来探视,但是没有这样的食物。虽然,也有慈善组织,也给他们送来了美国食物。可是,美国食物,怎么敌得过中国佳肴啊!即使中国餐馆,又怎能超过王凡的亲手制作呢。

当张家姑嫂把cooler里的食品放到微波炉加热的时候,飘出的香味引得众人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家纷纷前来询问。

终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站立起来了,犹犹豫豫地,最后鼓足勇气走了过来,非常卑谦地恳求,能不能让他尝一点。他是老张的老狱友了。张连德立刻慷慨热情地邀请他坐下来。老者,忍不住地“不顾斯文”,不顾礼节,狼吞虎咽起来。。。下午,他逢人便讲这些从来没吃过的食品太美味了,让他不能停口。

接着,其他人,一个一个地揶揄过来,排起了长队来索求,都想尝一尝。。。张连德极其慷慨地,来者不拒。每一个人也都谦谦君子一样,再三感谢,惊叹,赞扬不绝。。。他充分地体谅,理解“狱友”们的悲哀和艰难,他宁可自己不吃了,也不能拂扫“狱友”们的卑微的欲望。。。

张连德考虑到,美国本土人的饮食习惯,便提醒说,你们吃不吃猪肉,鸭肉?大家连忙应答,什么都吃得。幸亏好,王凡准备了超常的分量,否则,怎么能对付得了这么多年富力强,如狼似虎的汉子们啊!王凡的美食大受追捧。

最后,连监狱长也来了,是“闻香而来”,还是“闻风而来”?不管了,反正他说,决不能错过这场美食。他也坐进来,大快朵颐了!他每个菜都吃到了,品尝过后赞不绝口。

同时,监狱长和老张一家,边吃边谈。在短暂的交谈中监狱长说,老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Really a good man”。其它的狱友以及教会的牧师对老张的人品称赞不已。牧师说老张是一个非常诚实的人/“Very honest person”。老张坚持一场不拉地参与所有的教会活动,英文也在突飞猛进,认真地倾听所有的布道,参与查经学习。

午餐过后,所有的家属都被领进入了监狱内部,参观了他们所住的这一栋建筑。首先看到的也是一个巨大的娱乐活动大厅,周边是两个电话间,阅历室,电视室。。。这里就是inmates日常活动的场所,可以自由进出。还有两个室外篮球场,那就是每天只能定时开放两次的。

牢房里面非常洁净整齐,被子叠得楞角分明,起息时间表严格,一切有如部队营房式的管理。

这种探视待遇,只有老张所在的这一栋才有。这是对于“表现良好”的犯人的一种特殊待遇,优待与鼓励。

老张现在已经担任有五项工作了。除了每天给全监狱的牢房送冰外,他还要管分发清洁用品,打扫安排体育馆,还要做教会的工作,还有一项,就是我在第一篇里讲到的,在周末探监活动中的“领位人”。所有这些工作,都是极大的信任。想想看,如果利用这些工作机会,串联,组织闹事,暴动以致越狱,还有比此更有利的角色了嘛!那是多么巨大的危险啊!那一项不关键,这是何等的信任啊!

我们也可以想见,连铁面无私,严肃森严的执法结构里,当人们和张连德待久了,处熟了,也能知道,这个“犯人”是“被犯人”了,其中必有冤屈。

为什么司法机关就能做出了,毫无事实依据的冤枉无辜,错判“葫芦案”的荒唐判决呢???!!!

一个无良的检察官,一组无知的陪审团,一个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法官,就可以把一个善良的人和原本美满的家庭,草率地,无辜地,置于灭顶之灾中。。。

我读到过另一个幼女性侵案,法官就一再强调,以事实为准绳,根据证据说话。

光阴如白驹过隙,三点钟到了,老张和她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他们离开了海岸线监狱,无限的感概,惆怅,长时间的默默无语。。。

其实,就是一个刚刚毕业,急于个人建功立业,扬名上窜,动机卑鄙的检察官,加上这个陪审团里的宁冤勿漏的一种心理状态!。。。

这也是一种“政治正确”。祸国殃民的“政治正确”!

老钱:探望张连德一

5月28日,美国国殇日/Memory Day,我和太太开车到Savannah,去州监狱探望了身陷囹圄的张连德先生。

这个监狱在佐治亚州东海岸的Savannah市的西北角上。名字是Coastal State Prison/海岸线州监狱。在Google Maps和google search上都能看到相关的资料和图片,不保密。

凡是要探监,必须要事先申请,取得监狱管理当局的许可。这个申请只有在每年的11月才能接受。而且必须由张先生首先向当局提供出,希望去探视他的人的名单。申请人必须要在这个名单里。我们申请了,第一次没有被批准,再补充再申请,凡三次才成功。


我们俩在门口登记填表

进入这所监狱,首先要登记。这个登记室就是一个单零独立的小屋,见上图。登记室后面就是高耸的金属藩篱/Fence。

探视者不能穿白衬衫,必须穿长裤,不能戴墨镜,不能带手机,不能。。。不能。。。不能的事项有近二十项;开门见山地贴在登记室的窗口边。我向他们索要一张“不能/do or do not”的全部详细规定。他们说,去上网上看。

我找到了下面的网页:http://www.prisonpro.com/content/visiting-inmate-georgia

随身不能带任何东西,口袋都要翻出来。只能带驾驶证,还要必须放在透明的塑料袋里。

监狱里,周末只有早饭和晚饭。所以中饭就只能忍着饿了。探视的亲友不能给他们带食物,但是能在探视的场所的零售机里买。可是,不能带钱包,只能带硬币,顶多20美金的硬币,也可带一个信用卡。硬币或信用卡均需放在透明的塑料袋里。

这些塑料袋,必须一目了然地拎在手上。

就这样,我们经过了严格的要求,检查,然后进入了金属藩篱/Fence隔离区,就像下图所示。这个隔离区有一个大金属笼一样的通道。所有的结构都不锈的钢材的,圆柱,藩网,层叠围绕的一圈圈棘刺长笼,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阴冷严峻的光芒。通道的两头都是电子门。我们穿过了这个通道,又走过了一段路,经过一片空旷,进入了监狱的建筑群,最后到达了探视的地方。


此照片是从网上找来的,不是实地拍摄的

这是一个在照顾建筑群边缘顶角上的大厅,高大,宽旷明亮。墙上写着Recreation Area/娱乐区,或者说体育馆。再简单说,就是一个室内篮球场,但是只有一个篮球场。不过四周都很宽大。可以相当于一个高中的体育馆,我们从篮球场一端的,篮球架的后面的双重安全门进入。

所有的门都是双重的电子门,先后依次开闭。

沿着篮球场的纵向,排了五排会面桌,每排八个,基本上布满整个球场。

一张两尺许直径,约莫两尺高的小圆桌。每个都编了号。每个圆桌对放了两把椅子。需要时再加。

我俩一进去,就有一个穿白制服的人,迎上来了。身材高大匀称,满头银丝的老人,带着金丝眼镜,十分儒雅,步履沉稳矫健,风度极佳,像一个教授。我猜想他,不是管理者,就是志愿者。他胸前的一个身份牌,我没有看清。把我们带到第25桌,也就是第四排的第一桌,正好在篮球架下。他告诉我们,在篮球场的另一端是Vendor Machine/食物零售机,还有微波炉。我们可以去为inmate/犯人买食物。inmate一会儿会被带进来后,他们只能自始至终地坐在椅子上,不能起身,直至结束。我们,探视者可以走动。

太太就拎着装足硬币/Quarters的透明塑料袋,向食物零售机走去。我就面朝inmate进入的角落的方向坐下,等待张连德。顺便扫视着这个建筑物的内部布置。

在我们进入的那面墙,紧靠进出的门,是一个很大的玻璃窗,里面是值班室,既管控着进出的通道和门,也监视着整个大厅。值班室过去,然后是一个通道,通往连向监狱主体的门,延伸连接进监狱。inmate就从这里带出来。从这面墙转过来,与球场长边平行的那一面墙,有很多门,标明着理发室,医疗室,供应室和办公室。。。等等。

很快,张连德被带进来了。我立刻立起来,迎上去给他一个熊抱。这时,我才发现,张连德比我高,比我壮,有东北汉子的范。我还未和他这么近距离地交往说过话。其实,除了远远地打个哈哈,我和他没有过交往。张先生眼眶湿了,强忍泪水不往下落。我的悲愤也从胸中涌起,直冲眼眶。男儿有泪不倾洒啊。

我太太也端了食物赶到了。大家都难以表达内心的复杂感情。

我们安慰他,鼓励他要有信心。

他请的辩护律师是佐治亚州的最好的上诉律师组合,Donald Samuel和Brain Steel。Donald也是一个教授。3月16日那天的听证会上,因为是听证会,没有陪审团。可是陪审团的席位上仍然是坐满了。后来才知道,那都是司法界的晚生后辈以及同仁,他们特地来观摩,聆听,大律师的风采和雄辩的。可见大律师地位名望之崇高。由律师Mr. Steel首先陈述。他们提出了26条司法错误,都是直指这个案子的司法过程中的违法之处。每陈述完一条,都是以同样的,坚定明确的下述语句结束。

“The conviction and sentence to Mr. Zhang Liande must be reversal/对张先生的判决和量刑,都必须推翻!”

听证会前,检察官已经承认了,“penetration/进入”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这是最重要的判决基点。这都是胡说的,余下还有什么可以坚持!?(这里的“进入”,就是指性侵犯)。

张先生的健康状况看起来还好。比三月十六日出庭听证会时,瘦了一点。他说,监狱里可以锻炼身体,他也尽量地要求多做事。

我看到inmates都是穿着白色的制服,不是我们从电视上看到的橘红色的。白制服上,只有领口是一圈蓝色,还有围绕每一个纽扣洞处都是一小方蓝块。张先生说,是的,白色的就是GA监狱里inmates日常的,也是唯一的服装。

张先生告诉我们,那位儒雅的“教授”也是inmate。监狱里勤杂事务,都是尽可能地让inmates来承担的。他也是可以做这个“引位”的工作。不过,他英文不够用。而且,他尽可能地多做整周的工作。他有几份工作,最主要的的工作,是送冰。他每天要给inmates送冰。这个监狱有十栋楼,也有一层楼的,但是两层楼居多。每栋楼住有二百人左右。大的房间,可以有六七十人。他的职责就是管八栋楼的送冰。

他做得很认真,很尽职。他是一个勤劳的人,闲不住,还嫌不够,还希望多做。当然得到好评。在张先生,这不是做给人看的,这是他的秉性。

在监狱里做事,没有钱拿,但是都会得到善待回报的。最起码,吃的好些,多些。体现在各种惟妙惟肖的关系上。

无论是狱警,管理人员,还是犯人,都对张先生很友好。他无论在那里,都得到尊重。本来,我们很担心,其他犯人会欺负他,像电视上那样。而且,我们一直听说,在监狱里,性罪犯是最招人歧视欺负的。人高马大的毫无教养的蛮横成性的罪犯们,欺负一个唯一的东方小个子,那还不是家常便饭。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特别是,张先生人品正派,诚实善良,乐于助人。罪犯也还是人。且盗亦有道。他已经转过三次监狱了。无论在那里,大家都对他很友善。

由此可见张先生的人品。这也让家人和无数的善良的人们得到些许宽慰。总算是不幸中之万幸。也增强了我们对张案的信心。

他现在已经从六七十人的大房间,调入两人一间的小房间了。

我一直环视着,数着。今天的探视一共占用了25桌,11个黑人,11个白人,两个拟是Latino/拉丁,张先生是唯一的华人。张先生说,这里十个楼,大约一千五百人,绝大多数还是白人。只有他一个华人。绝大多数的,是从来没有人探视的。很可怜。

我倒是希望,将来有一个慈善组织,专门组织社会义工,探视这些,没有家人探望的人。一点善意,一点人间温馨,会是无价的。。。可以和监狱当局合作,给那些有悔过之心,又被家人和社会冷落之人,更多的温暖,鼓励和寄希。

我们一再鼓励他,希望他振作,把逆境当作学校,学习英文,学习写作,搞好健康,把时间利用好,为了将来做准备。我说,“凡是发生的,都会过去的”,“眼下的终将都会成为历史的”,我们应该把历史变成积极的资源。将来回过头来看时,所有的经历都是练历,所以的磨难都会有价值可取。

我也注意到,有少数的inmates的白制服上,领口一圈是红色的。张先生说,那些人不是真正被判刑的,只是强制收监一段时间,顶多九十天,就要自由的。

张先生说,在监狱里,犯人手上是不能有钱币的。交换物品,互通有无时,或请人帮忙时,都是用方便面做交换,来结算的。我想不到,方便面竟是监狱里的“硬通货”。家人可以为inmates建立一个帐号,定期有限地把钱打入这个帐号。在不提供午饭的时候,inmates就可以用这个帐号里钱去售货机买东西吃。绝大多数的inmates是没有人顾眷的,周末的午饭就躺在床上,饿着。

我问,可以积累多少方便面。他说,也就是二十来包。监狱管理会经常来突击搜查的,积累太多,就要没收的。

我问,方便面怎么吃呢。他告诉我,犯人会有办法的。犯人也会要抽烟。没有烟的人,可以用方便面和人换。有烟的人,烟是哪里来的?这就又有故事了。这就今天不说了。继续说,inmate的办法。现在的剃胡刀都是多片的,每片都很细小。他们把剃胡刀拆开,取出刀片。。。总有能干人会有机会接触到电线,就会悄悄地把电线截下一段保留下来。用铜丝缠住刀片,插入电源插座,铜丝的另一端再缠在铅笔芯上,就可以放电,点火。。。

那里都有人精。你看,那澳大利亚不就是曾经的流放犯人的作品嘛。

匪夷所思!这里的故事,逻辑,原委。。。可能有疑惑不清之处,恕我无法一一交代了。有些话点到为止了。

时间很快地过去,我们从11点一直谈到下午两点。

各种各样的狱中趣闻,怪事,也有令人扼腕的事情,。。。

张先生告诉我们,州政府给每个inmate的预算拨款是,每天一百美金。佐治亚有43座监狱,这个还是算中等规模的。大家可以估算一下,一年的开支吧。

张先生是一个非常自爱,非常为别人考虑的人。他催了我们三次说,时间不短了,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去Savannah城市里看看吧。Savannah也是南方的一个港口,历史名城,游览胜地。我们已来过多次,旅游去Charleston市,度假去Hilton Head 岛海滩度假,都会经过。这次百里迢迢来,就是为了陪陪他的,当然愿意尽可能多的陪陪他,说说话。

我注意到,前面的24桌,基本上都和我们一样都在“坚持”着,有白发苍苍的父母双亲,有一大家子的全部亲友,也有年轻的姑娘。。。一个年轻母亲带着初生的婴儿来看望;我看着她把孩子递过去,交给那充满渴望,伸过桌面的双手。。。年轻的爸爸抱着宝宝,亲着吻着,柔情无限,缠绵无限,自始至终。。。

有的人,看起来,很有文化;有的人,很帅。。。各有各的故事。。。

直到我们要离开时,又来了一家人,这是第26桌。

张连德多次禁不住地潸然泪下。最后一次是和我们含泪告别了。

我们望着张连德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通道里。。。可是,我们还暂时还不能离开。直至inmate被带回去,这边接到了狱室(验明正身后,我估计)的报告后,我们才能离开。

我们离开了海岸线监狱,无限的感概。。。

一个无良的检察官,一组无知的陪审团,就可以把一个善良的人和原本美满的家庭,草率地,无辜地,置于灭顶之灾中。。。

这也是一种“政治正确”。祸国殃民的“政治正确”!

同情弱势,关爱保护妇女儿童,本身是无疑正确的。善良的人们,做起来很容易矫枉而过正,也是可以理解的。在美国开始重视儿童性侵犯罪而重锤猛击的头几年里,大量的幼儿园以及职工被诉,儿童,特别是女童性侵案,一时风靡全美。最后,绝大部分被证实是冤案,被一风吹了。

从保护弱势出发,利用善良人们的同情心理,为了占据道德制高点,为了追求个人业绩名利,有意制造冤假错案,走向极端,哗众取宠,就是一种极左派的思路和通病。。。我们不是见到了太多了吗?

我们既要保护弱势,又要实事求是,审时度势,一定要实事求是!让人类社会在健康正确的道路上发展。

如果有善良的人们愿意捐款,支持追求司法公正,请查看下述网页:

上诉捐款通告: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4/20160409/1_35711.html
捐款 5/6/2016 公报: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5/20160506/1_35875.html
工作组4/24/2016 情况汇报: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4/20160424/1_35788.html

关于张连德先生之案的更多资料,请看下列链接。
我们为什么支持张连德先生性侵案的上诉
澄清关于张案的几个谣传
老钱:三月十六日张连德先生案第一次听证会

微信里 扫一扫
老钱涂鸦|佐治亚州海岸线监狱 探望张连德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atlanta168,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外新闻小编

关注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即时收取美国亚特兰大市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亚城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